• 为什么是哆啦A梦,陪伴了中国一代又一代?

    为什么是哆啦A梦,陪伴了中国一代又一代?

    拉斯特影视2018-06-10加载中人看过
      一年一度的《哆啦A梦》剧场版又来了。自从《哆啦A梦:伴我同行》2015年在中国引发全民热潮、创造5.3亿票房后,接下去每年都能在院线,看到新鲜出炉的“蓝胖子”。今年的剧场版叫《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

  一年一度的《哆啦A梦》剧场版又来了。自从《哆啦A梦:伴我同行》2015年在中国引发全民热潮、创造5.3亿票房后,接下去每年都能在院线,看到新鲜出炉的“蓝胖子”。今年的剧场版叫《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灵感取材自英国作家罗伯特·史蒂文森的长篇冒险小说《金银岛》,一个英国少年智斗海盗,平息叛变并取得宝藏的故事。

多啦a梦

 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这一次,大雄和他的伙伴们开始了前途未卜的寻宝之旅。寻宝地图道具在太平洋中心发现了一座新的岛屿,大家乘坐着巨船朝着目的地出发。然而他们遇到的海盗们拥有的科技设备比哆啦A梦还要先进,静香在混乱中被对方掳走。新一轮的冒险征程也就正式开启。这部剧场版相比前两年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和《新版大雄的日本诞生》,质量明显提升,情节紧凑、制作精细,配乐大气,能给到65分+。 

那么,为何是哆啦A梦陪伴了中国一代又一代呢?

它又凭借什么,在1969年问世后,红过了将近半个世纪,至今仍火?藤子·F·不二雄曾在采访中说“自己便是大雄”。

他如此描述自己的童年:“用一句话概括,我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孩子。性格内向,也不敢在大家面前大声说话,喜欢在角落里呆呆地沉浸在幻想中。” 显然,不二雄把自己对孤独童年的理解真切地融入了《哆啦A梦》中,哆啦A梦拯救了大雄的童年,也拯救了数不清的孩子的童年。看似奇幻的题材,却来自于对自我生活的体察。表面欢腾,实则却包裹了对孤独的治愈的内核,是其能在日本与中国都引发广泛共鸣的本质原因。 巧合的是,在“独生子女的时代”,这股哆啦A梦的浪潮正式开始席卷中国。

据研究显示,哆啦 A 梦出现在中国,最早能追溯到 1987 年,中国的几个出版社在盗版的情况下先后出版了漫画。当时的译名五花八门,分别为“机器猫”、“小叮当”、“叮当机器猫”等几种,也造成了日后传播的混乱。在 1991 年中央电视台把《哆啦 A梦》引进前,在中国能看到的日本动画片很少,观众无法得到满足。此时,恰逢“哆啦 A 梦”以漫画、动画片双重形式进入中国,使得IP影响力在当时扩散极快。于是乎,80后,注定期盼陪伴的一代,就成了当时看着《哆啦 A 梦》长大的一批人。对这代人而言,《哆啦A梦》IP能够立足的原因之一,便是同类认同心理的影响。 哆啦A梦:伴我同行再将目光拉回到近几年,《哆啦A梦》剧场版接连在中国票房大卖、口碑优良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其能召唤那个时代的共鸣,也就是所谓的流行文化抵达群众心理意识的一种互通性。

当年看动画的小孩,现在已经缓缓步向了中年,经历职场历练之后,心态虽不再年轻,但看着曾经的感动与纯真,依旧会在这些光影中得到温暖与润泽。从这个层面上思考,《哆啦A梦》不仅仅是一个系列动画,更是一个能够被人的记忆轻易解码的文化符号。与我们在四月进电影院看到《头号玩家》时的激动所相仿的是——许多观众对于曾经喜爱的东西,情感的积攒在进入电影院之前便已经完成,接下去仅需“唤起”就能被释放。与其说我们喜欢无所不能的哆啦A梦,不如说是我们在情怀上怀念那些小时候从未在现实中得到,却期望度过的没有孤独感的童年。 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此外,即便已身为大人,在儿童节档期必须带着孩子进入影院选择一部电影进行观看时,与其选择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某些劣质动画,《哆啦A梦》系列则无论在制作品质,还是趣味性上都处于高水准。这显然是家长与孩子双方,都能够接受并各取所需的最佳方案。

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被称为日本动漫的“空气时代”,动漫在当时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在日本动漫“空气时代”登场的哆啦A梦,至今仍旧延续着巨大的IP生命力,其产业化的成功是难以想象却又摆在眼前的。哆啦A梦凭借什么红过了将近半个世纪?其中不少原因无法被总结与套用,而可以归纳出的原因,无非是以下这几点: 1.来源于生活体验,从而引发共情。 2.结合社会文化基础上的幻想,提供有根基的奇观。 3.在恰当的时机与转折点出现。 4.受众群覆盖面广,能给予不同阶段的观众以各自的慰藉。

本文地址:http://www.last.net.cn/art-detail-id-5-pg-.html

上一篇:【厕所英雄】险胜夺冠,正能量印度片又赢了! 下一篇:"行尸走肉"男一号"瑞克"只再演一季!(最多只先再演6集 AMC巨额酬金留下"弩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