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一笑很倾城》拯救暑期一蹶不振的爱情片市场

    《微微一笑很倾城》拯救暑期一蹶不振的爱情片市场

    拉斯特影视2018-06-12加载中人看过
    这个暑期档,相比去年三强压阵、带动大盘持续冲高的盛况,似乎冷静得让人有些心慌。尤其作为暑期档传统强项的青春爱情片,今年居然集体哑火。迄今为止成绩最好的一部,在有某当红小鲜肉主演的情况下,也不过3亿多成绩,热情的粉丝更是无法挽尊公映后一路下滑的口碑。难道是刚从学业中解放出来的少男少女,今年集体转性了?....

这个暑期档,相比去年三强压阵、带动大盘持续冲高的盛况,似乎冷静得让人有些心慌。尤其作为暑期档传统强项的青春爱情片,今年居然集体哑火。迄今为止成绩最好的一部,在有某当红小鲜肉主演的情况下,也不过3亿多成绩,热情的粉丝更是无法挽尊公映后一路下滑的口碑。难道是刚从学业中解放出来的少男少女,今年集体转性了?不想看看别人家的爱情,在幻想中释放压抑的荷尔蒙了? 这解释太无力,原谅我只能用冷漠脸相对。

事实是,观众又不是傻子,谁愿意热气腾腾地花钱赶去影院看辣鸡啊。有这闲工夫,瘫在家里吹着空调看奥运不好吗?本以为这个暑期档就要这么云淡风轻收尾了。但,没想到,我久丧的少女心,居然在看过一部电影后,熊熊复燃了。惹,就是这部—— 《微微一笑很倾城》。必须承认,当看到井柏然这个白发造型时,我是一脸懵逼的。谁说游戏高手就要一头白发?说好的黑发如夜呢?抱歉我无法接受这种“清俊秀逸”的审美。怀抱着瞎眼心态而来,看完电影后,我粉红心噗噗冒泡的后果就是——花了两晚时间啃完顾漫小说。然后确信,比起原著,这部电影更是一部改编成功的及格线以上作品。顾漫的原著情节设定并不复杂——男女主人公在游戏里相遇,现实中相知,最后相恋成家。

作为女性向作品,她犯了大多数女青春写手的通病:玛丽苏泛滥,中二病爆棚。女主角贝微微在她笔下是这样的:长相美艳,身材妖娆,校园美女榜排行第二。没能位列榜首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她身材过于火爆眼波过于勾人长相过于夺魂摄魄,以致败给了面目清纯的校花。这样一个倾城美女,还开朗聪明好学单纯,是游戏《梦游江湖》服务器“帝都风云”PK榜上排行第六的唯一一名女玩家。真是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呢~俗话说,好马配好鞍,美女配帅哥。贝微微的男朋友肖奈当然不能是凡夫俗子。首先,他得帅;其次,他得有钱,得出身书香门第的隐性富豪之家;再次,他得谈吐不俗聪慧过人,一人包揽校草+本服第一游戏高手+计算机系牛人+运动全能男神+霸道总裁的角色;最最关键的是,他得死心塌地认准女主只对她好,都快毕业了还从未交过女朋友则是超级加分项。这样两朵超凡脱俗的“白莲花”,倒退十年,都无法保证我不翻大白眼。 片方找来井柏然和杨颖搭档,抛开两人出名的游戏宅属性外,与原著一致的高颜值担当,自然是重要原因。

电影前半段,除部分游戏设定因时长原因未入画外,男女主线基本严格按照小说进行。两大风云人物有条不紊地顺着Happy Ending一路畅行,还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与去繁就简的处理不无关系。作为一个资深游戏玩家,最容易勾起燃点,首推还原度颇高的游戏部分。 或许是游戏背景代入的关系,那些中二的台词(“我一笑奈何的婚礼怎么可以随便”)听上去还挺顺耳。由于导演有《钟馗伏魔》劣迹在前,对打破次元壁的这次尝试,我本不抱太大希望,谁料最终特效出来居然不错。守尸、帮战、PK等画面呈现,真人乱入也不显得违和。改动也是有的。去除拍摄女贼抢亲视频、养宠等节奏发展相对缓慢的繁冗片段,电影浓墨重彩改写了游戏婚礼一节。

原著中,一笑奈何(肖奈)与芦苇微微(贝微微)的婚礼,相比真水无香(芦苇微微“前夫”)与小雨妖妖,升级版也不过是砸银子更多婚宴更奢华罢了。而在电影里,一笑奈何一挥手,武器古琴不但卷起漫天红叶纷扬如雪,更招来稀世飞天神骏带着新嫁娘芦苇微微领略从未见过的美景。一招戳中绝大部分女性观众“婚礼一生一次,怎能退而求其次”的心。退回现实层面,即便全能男神的设定大大局限住井柏然角色发挥——大部分篇幅,他只能在高冷与暖男两种耍帅模式间切换,甚至还要满足粉丝呼声,鲜活具像化游泳后湿身出水的半裸画面。但影片后半段打破肖奈一帆风顺的设定,给他在前进道路上埋下暗雷:他和室友联合开发出的游戏策划案,被无良游戏方改梁换柱窃用,白白给他人做了嫁衣裳。事实上,这是更高明也更真实的处理手法。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哪怕再天之骄子,面对人心隔肚皮的险恶社会,谁能没吃过一点点亏?谁不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慢慢在失败中成长为无坚不摧的男人?正是这改编,带来全片最触动我的段落:热闹的大年夜,铩羽而归的肖奈站在小摊前,一边买着十几块钱的简餐,一边压抑着失落与脆弱,强笑着与电话那头毫不知情的女友贝微微聊天。挂了电话,镜头中他远去的孤寂背景,渐渐融入冷清夜里。那一刻,“大神”跌落凡间,卸下高高在上的面具,有了生动的气色。遗憾的是,这类细腻的改编,太少。

 为更好衬托男女主角,其他人物基本是符号化的存在。娇憨本色演出的谭松韵,只让人记住了她“吃货”的定位。李沁则再度饰演毫不讨喜的花痴女,除两度公开示爱被拒,再无深入描写。而原著里那些煽情的台词,一旦从游戏落回现实,就难免会触发部分观众尴尬癌发作。“如果早知今日,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诸如此类的对白,激出我身边中年男性观众一身鸡皮疙瘩;身后,几个小女生则叽叽喳喳低语着好好看好感人。大概,寻常男性很难Get到这种粉红公主心一本满足的小确幸吧。或许,还有人要挑剔它的情节过于简单没高潮。可比起那些动辄玩癌症车祸治不好的传统梗,或那些明明爱得天崩地裂却还要作天作地的狗血设定—— (“那菩萨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遇见,爱上,在一起。这样的爱情,恰恰才是普通人的日常啊。至于片中那些充满梦幻色彩的设定,我想,如果连在两个小时的电影中都不允许做梦,那世界该有多么残酷。当然,无论男也好女也好,电影结束,美梦散去,我们,终究还是得面对这个并不美好甚至残酷的真实人生。

本文地址:http://www.last.net.cn/art-detail-id-22-pg-.html

上一篇:《我是路人甲》不会告诉你的“横漂”那些事 下一篇:巴霍巴利王2,开启宠妻狂魔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