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路人甲》不会告诉你的“横漂”那些事

    《我是路人甲》不会告诉你的“横漂”那些事

    拉斯特影视2018-06-12加载中人看过
    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片尾,那些群众演员一一亮相,对着镜头说:“我的梦想会实现的!”“一定会!”“会吧”……场景荒诞而令人唏嘘。他们拍完这部电影后并没有成为明星,依旧回到横店。“可能在横店已经是明星了,但外面还是没人认识他们啊”,说这句话的小Z是横店影视城的工作人员,“基本上一年有十个月待在横店”,....

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片尾,那些群众演员一一亮相,对着镜头说:“我的梦想会实现的!”“一定会!”“会吧”……场景荒诞而令人唏嘘。他们拍完这部电影后并没有成为明星,依旧回到横店。“可能在横店已经是明星了,但外面还是没人认识他们啊”,说这句话的小Z是横店影视城的工作人员,“基本上一年有十个月待在横店”,走路吃饭随时遇到“横漂”,“目前横店有三四万人在做群演”。

《我是路人甲》的演员不过是他们中的千万分之一。“有什么事,你和尔冬升说”《我是路人甲》的演员们建了一个微信群,小Z也在其中。“当初尔冬升在横店租了一个房间,拿摄影机录视频,观察群演,很久之后才挑中了这些人。”有些人说着说着就哭了,除了心酸自己的经历,此前从没有导演愿意跟他们聊天这么久。所以《我是路人甲》中大多数故事都是很真实的。但小Z也觉得尔冬升还是忽略了一个群体,“现在横店有很多群演都是艺术高校表演系的学生,很多人毕业后等于失业,就来做横漂,尤其是一些不是中戏、北电的学生”。所以群演的构成是很复杂的:会表演的、不会表演的;素质高的、素质一般的;有梦想的、也有人只是将之当做一个挣钱的职业……彼此之间,甚至自己和自己的竞争与对抗都很激烈。

小S是上海一家媒体的记者,曾经采访过横漂,在她采访的演员中有一个演过MV,拿过一万元,“你让她再回去拿几十元一天的片酬,她就开始纠结了”。可就算万国鹏演了《我是路人甲》的男主角,去到尔冬升公司踌躇半天才敢开口说:“导演,《三少爷的剑》我能不能有角色演?”“不行,没有你的角色。”小Z说:“我看他朋友圈前两天又回横店了”。不过小Z也说了另外一件事:另一个演《我是路人甲》的演员在路上遇到他,小Z和他说话,他说:“有什么事你和尔冬升说”。“靠!尔冬升知道他是哪个阿猫阿狗啊!”演员工会管的那些事儿“群演不一定都有演员证,不过有了演员证,工会就会管你”。横店的演员工会所起的作用就是群演和剧组之间的桥梁。剧组在横店拍戏,每天会出通告,“比如明天下午的戏需要100个鬼子,副导演就找工会,工会调动100个群演去”。另一个作用是工会会帮群演维权,“因为群演每天酬劳的10%到20%是要交给工会的”,群演一天可以拿到四十到五十元。

有些剧组拍戏,让你上午九点去片场,但各种原因这场戏拍不起来了,“明星是有合同的,这一天不拍照样收钱”,群演没演就拿不到钱。“这时候就需要工会出面和剧组协调,给群演一些补偿”。去年拍一个战争戏的时候,有个群演不幸踩到炸点炸死了。“他的家人就到横店来,剧组还要开工,闹也不合适。工会就出面和剧组谈赔偿的事情”。当然也有私下解决的,比如一些男演员拍打人的戏,就找个替身过来打,“有些明星下手重,群众演员就不干了”。群演之间还是很团结的,“毕竟他们日日夜夜在这里生活,你剧组才来几天”,于是一帮群演去找这个明星讨医药费、误工费,“不然好兄弟们天天来找明星的麻烦。”横店群演的误工费也不过就是一百元一天,“几千块钱对明星来说只是小钱”。副导演最喜欢的群演是粉丝群演接触最多的人就是剧组的副导演,甚至副导演助理,“当然也有一些人打他们的旗号去群演中间骗钱、骗色……”长得漂亮在横店当然更吃得开,小Z认识一个叫哈妮的女生,“天生丽质,身材又好”,当横漂,剧组都喜欢用她。“导演当然喜欢又听话又长得好的演员,拍戏的时候也会尽量把她往前推”。不过小Z也说:“女演员上位不容易的。很多漂亮的女群演在剧里演宫女,女主角打她们嘴巴的戏,下手就会特别狠……打到嘴巴破了,这样的事也是有的。”男群演长得好看就没太大用处,“你想都是去演路人、扮尸体、做替身……一出场脸上抹得乱七八糟,长怎样都是一样的”。所以小Z认识一个河南的群演史中鹏,在横店很红,“因为他‘死’得很好看!”横店有段时间开了很多战争戏,“很多炸弹效果都是后期特效做出来的。史中鹏身体柔韧性好,一个炸弹飞过来,他‘死’的动作特别逼真”。

于是那段时间,很多剧组都在抢他。当然也有对男群演颜值有要求的剧组,那便是于正,“他的戏需要群演也长得好看,那些高帅的群演就吃香了。”所以横店是一个“重女轻男”的地方。男生就要能打,肯吃苦,小Z认识一个不愿意吃苦的男群演刘某,“他本身也长得比较秀气,比一般的女孩子还漂亮,就常常打扮成女生去接戏。后来,他干脆就变性了”。那些群头也都感念于他的执着,很多女生的戏就会照顾他,“当然,剧组是不会知道他是变性人的”。小S说,她当初采访群演的时候就觉得横店这个用一切假东西堆砌出来的影视城是个特别妖魔化的地方,“仿佛进去的人整个思维都已经改变了,和我们平常人是不一样的”。小Z也常在这里看到一些家境很好的女孩子,“开着玛莎拉蒂来做横漂”。演员,哪怕只是群演,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身份,一份虚荣。“还有很多小姑娘是粉丝,放假就跑来横店做群演”。她们也不求片酬,就租一个房子,每天跑去片场就当旅游了。“好比《花千骨》这样的偶像剧,只要能看到霍建华,她们就开心。又乖又懂事又不用给钱,副导演最喜欢这样的群演了”。冯绍峰也漂在横店很长时间好的群演除了自身条件,当然还要手脚勤快嘴巴甜。大家私下都叫江燕“江一燕”,“其实她比江一燕漂亮,经常在一些戏里演宫女,跟在杨幂、刘诗诗这样的大牌明星后面”。在剧组又特别的乖巧,明星们想吃什么了,她就主动去跑腿。或者明星有东西,她就去帮忙拎……“这些事本来是副导演或者副导演助理做的,她做了,副导演们当然很开心,下次就会再用她”。于是接下来江燕就变成了跟组演员,“跟组演员收入就会稳定一点,但这三个月可能都在剧组里不许去别的地方”。跟副导演关系混好了,很多虽然小但是出彩的角色就会给你演。“比如于正戏里陈晓身边的人啊”,小Z说:“《潜伏》里的小结巴谢若林也是啊,凭什么会给曹炳坤演呢”。还有冯绍峰早年其实也在横店漂过很长时间,“之前他在北京漂过,但北京演戏的机会少”,到了横店,那段时间他在很多戏里露脸,比如于正的《美人心计》……“当然冯绍峰不算群演,他至少已经是特约了。”小Z介绍说,“而且他的生活压力不大,家里比较有钱,在这里漂着也是住公寓的”。横店的群演如果做出来了,就会变成特约演员,而特约演员里面还分:小特、中特、大特。“小特就是在剧里可以说话的,不是人墙”。中特就有剧情了,“哪怕是被一枪打死,一刀砍死,但总之有个交代”。到了大特,开始连戏,“可能第一集和最后一集都会有你”。之后才开始做上配角,“当了配角戏份就重了,就开始有自己的剧本”。

林江国现在已经演男一号了,他之前在横店漂了十几年,“别人不肯演的戏他都肯演,那些战争戏,别人觉得脏苦累,他都演。慢慢地,导演下部戏就还会想到他”。当然,横店也会有不思进取的群演。“在横店,不管明星还是群演,每人都扛一张椅子去剧组,可以躺着。这些群演就聚到一起和组里的司机们打牌、赌博。只要不闹得过分,剧组也不管”。还有群演混得太差,就只好每天去剧组骗盒饭。剧组的盒饭分两种,一种是在拍摄现场放饭,还有一个在宾馆,自己拿,“他们就大模大样去拿,也没人管”。群演在剧组吃的盒饭和工作人员包括导演都是一样的。“演员和他们不同,演员的盒饭都在合同里写得明明白白,由剧组的厨师单做,用不锈钢的食盒装着,分好几层,助理送过去。”当然人人都想做演员,当明星了。在横店,也只有演员住得好,“导演都住很差的,于正自己也是住标间”。既然在这里拍戏,剧组还是尽可能地省钱。群演也会耍大牌明星和群演在一起呆久了,自然也免不了会交流。“有些明星性格开朗活泼,就和群演在现场玩游戏,有段时间横店‘杀人游戏’很流行。”不过小Z介绍说,这也仅限于片场,“私下加微信的比较少”。男演员收工了,也会和其他剧组的演员一起,叫上女群演,吃饭,唱歌,“至于之后还有没有其他活动,我就不知道了”。小Z说,有时候在剧组明星还要讨好群演。“在横店,有些群演档期比明星还紧,一天可能串好几部戏”。于是在A剧组和明星对戏,明星总不过,群演就火了,“他下面可能还有戏,就闹罢演”。这时候副导演就会上来求情,明星也会来打招呼。“因为可能你上场戏也是和这个群演对的,他要是真罢演,你戏就连不上了。明星就赶紧打开自己的箱子,送群演吃的东西啊,送奶茶啊……”至于群演会不会和明星谈恋爱呢……小Z说得比较隐晦,“在横店呢,一部戏最少也要拍三个月,演员们也是很无聊的。男生嘛,可能就会找个女孩子做伴……但彼此可能就是互相帮助吧,付出真感情的很少”。甚至连群演之间谈恋爱,也大都无疾而终。“修成正果的我是没见过”,小Z说,“至少我没喝过一顿喜酒”。梦想就像彩票,万一中了呢来横店做群演的,大多数还是怀揣着当明星的梦想。当然“这就像买彩票,一万个人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个人能中奖。可是买得多了,万一就中了呢……而且总有人中的。”许多群演就抱着这样的想法一天天坚持了下来。坚持到坚持不了的那一天,可能就真的转行。有人仗着这些年的经验,在剧组做起了副导演助理,帮忙召集群演,还有人做起了制片,管通告,或者帮制片人买东西。“这样的收入还不低,剧组会给他们开到五千元到一万元一个月,只是就和表演远离了”。更多的群演就在横店经营起副业,“男群演会功夫的,就开个武术培训班。女的就去坐办公室,管管订房间、订机票,或者在横店开个小店”。小Z认识一个在横店开饭店的群演,“不过他演戏已经不是为了梦想,而是可以认识更多的群演,喊到他的饭店吃饭,给自己拉生意。”当然也有一直一直努力坚持的人。小S在采访中就认识了一个年纪很大的横漂,孩子都已经十八岁成年了,他依旧在横店做群演,不死心,也不管家里。他对小S说:“我会实现梦想的,我会实现梦想回报他们的!”这场景和台词是如此的熟悉。

本文地址:http://www.last.net.cn/art-detail-id-21-pg-.html

上一篇:科幻电影《星际迷航3》,探索、发现、战斗、结盟!畅游在曲速时代下 下一篇:《微微一笑很倾城》拯救暑期一蹶不振的爱情片市场